女性生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女性生活 >

哀思出版家蓝真杨 奇

发布日期:2022-09-16 10:54   来源:未知   阅读:

  知交好友蓝真病逝,其子列格当天便用手机告诉我。噩耗猝然而来,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平静。蓝真比我小两岁,怎么却先我而去了呢!

  早在一九四八年,我便相识蓝真。那时候,我在香港《华商报》工作,常到大道中生活书店买书,因而认识售货员蓝真。不久,生活书店、读书出版社、新知书店合併,称为联合发行所,随后才改为“三联书店香港分店”,由张明西、杨明先后担任经理,蓝真升任副经理。一九四九年十月十四日广州解放,《华商报》停刊,我与全体员工赶到广州,参与创办《南方日报》。与此同时,香港三联书店经理杨明也调到广州三联书店工作,而由蓝真接任。此后,蓝真一直在香港坚守图书出版事业,从售货员行伍出身,逐步晋升,直至三、中、商总管理处总经理、联合出版集团荣誉董事长,成为香港最资深的一位出版家。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国家出版局召开出版工作会议,我和蓝真到了北京出席。十三日晚,我们一同到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家里作客。到达时,廖公已在客厅等候,他将手抱的松毛爱犬放下,挥手让牠走出去。廖公十分关心香港的图书出版事业,强调必须拨乱反正,肃清“左”的流毒。他说:“在港澳搞出版工作,必须区别于内地的社会主义宣传方针,为扩大爱国统一战线和国际反霸统一战线服务。方式要灵活多样,生动活泼,不要照搬内地的一套。”“不要单一红色,要五花八门,高中低调子都要唱”。廖公还具体地问道:香港还有没有印製线装书?有没有出版鸳鸯蝴蝶派之类的作品?蓝真都一一作了彙报。廖公转而嘱咐我:你们广东要尽力支持港澳的出版工作,要什么给什么。廖公还提出:香港可以出版一本政治性不强的画报,以补《人民画报》的不足。于是,后来便有了由香港中国旅行社出版的《中国旅游》画报。

  廖公这次接见近两个小时,我和蓝真深切感受到:廖公的谈话有如一股清新的春风,冲散“文革”十年浩劫期间令人窒息的毒气。我们两人回到广东和香港之后,都按照廖公的意见,大胆改革,加强了图书出版工作。

  一九七八年七月,我又奉命重返香港工作,担任中央驻香港代表机构(对外称为新华分社)副秘书长兼宣传部部长,这使得我和蓝真之间有了更多的接触。这个时候,香港的爱国出版事业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成立了“三(三联书店)、中(中华书局)、商(商务印书馆)总管理处”,蓝真任总经理,萧滋、张秋萍、李祖泽、须汉兴分任三、中、商和中华商务印务公司的总经理,总管理处还有黄毅、黄士芬等协助蓝真主持内外事务,可以说是阵容鼎盛,下属机构新民主出版社、集古斋、博雅艺术公司、万里书店、新雅文化公司、百利唱片公司、启文书局、太平书局、利源书报社等等,也是人强马壮,共同为香港的文化积累辛勤劳动,卓有成效。

  我由于离开香港近三十年,深感一切都得从头学起。为了具体了解出版事业的现状,我经常同蓝真等领导成员一起商量,确定了“立足香港,依靠内地,沟通台湾,面向海外”的工作方针,“把工作重点从发行内地图书转到自己编辑出版方面来”。

  一九七九年秋天起,蓝真先后应邀前往美、日、英、德四国访问考察。赴日本时,萧滋、李祖泽、刘洁一起前往;参加德国法兰克福国际书展,则是萧滋同行。这几次考察归来,他们都认为:大开了眼界,增长了知识,启发了思路,鼓舞了信心。于是,分头革新业务,努力吸纳人才,一方面在香港各区增设图书门市部,另方面大力更新印刷设备,把中华商务印务公司建成现代化的印刷厂。所有这些,为八十年代后期将总管理处扩建为联合出版集团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随后几年间,在蓝真率领下,三、中、商陆续出版了许多高质量的图书,诸如:《紫禁城宫殿》、《国宝》、《明式傢具珍赏》、《清代宫廷生活》、《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敦煌艺术宝藏》、《藏传佛教艺术》、《宜兴紫砂壶珍赏》,以及《中国现代作家选集》、《中国歷代诗人选集》、《回忆与随想》文丛等等。这些图书受到海内外广大读者欢迎,有近二十种获得香港和国际书籍最佳艺术书籍奖或印刷设计奖。

  蓝真一贯尊重人才,广交朋友,又为人坦荡,无私有容,因而得到各方人士的友爱和尊重。人到中年,大家便以蓝公相称。他紧记的教导:“马马虎虎的爱国主义也是爱国主义,我们要善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蓝真更不会忘记廖公当面对他说的:“在香港做出版工作,要搞大合唱”,“红花也要绿叶扶持,三联书店不能包打天下”,因而很重视团结图书出版界以及文化界的朋友,把他们视为联合出版集团最紧密的合作伙伴。例如:《广角镜》的社长翟暖晖、上海书局的方志勇、天地图书公司的陈松龄、利通图书公司的沈本瑛等等,蓝真都与之建立起深厚的友谊。至于联繫作家、学者方面,可以举我亲歷的两个事例来说明:

  一九七九年七月,蓝真和李祖泽一起利用假日,邀请了冯平山博物馆馆长刘唯迈、《美术家》杂誌主编黄茅和一位教授(恕我一时忘记姓名)等到东莞参观歷史遗迹,一路谈笑风生,既议论国事,又交流出版工作,有助于增进友谊。我至今还保存?蓝真同大家在虎门抗英纪念碑前拍摄的照片。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蓝真通过新华分社与港澳办联繫,由国家出版局出面邀请,组成香港出版界人士访问团,前往首都北京、广西桂林、陕西西安观光。这个访问团作家、学者较多,有儿童文学作家何紫、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研究员刘靖之、艺术家和设计师靳棣强、香港市政局艺术馆馆长谭志成、联合出版社经理吴润林、香港美国图书馆馆长欧阳淑珍、青年摄影家徐韵梅等人。可惜临行前蓝真因事不能同行,只好由黄士芬作为团长,大家还推举我作为顾问。

  这次参观访问,可以称得上是一次难得的壮游,除了在北京、西安等地与出版同行交流以及拜访作家外,足迹所至,包括浏览故宫,登临长城,参观半坡遗址,探访龙门石窟,游少林古寺等等。中华民族祖先的智慧,令全团人员感到无比自豪。旅行结束,回到香港,团友们依依不捨,有人建议为纪念此行,定名“八二之旅”,每个季度聚会一次,以便互通信息,增进友谊。后来,“八二之旅”果然十年不散。靳棣强新宅入伙,便在家中设自助餐款待大家。何紫、徐韵梅辞世,“八二之旅”全体团友也一起出席追悼会。我认为,上述这些,都足以说明蓝真和他的团队对于广交朋友、团结同业、扩大爱国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视。

  缅怀蓝真,说不尽悼念之情。老朋友呵,你把自己的一生献给图书出版事业,见证了香港回归伟大的祖国,可以含笑地安息了!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