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国宝菲氏叶猴巡护员:幼时跑到我头顶调皮撒尿的玩伴又回来了

发布日期:2021-11-25 03:14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一队携带长枪短炮的特殊“访猴人”踏入“中国的亚马逊”——云南德宏州山林,寻访鲜为人知的“国宝”菲氏叶猴的踪迹。菲氏叶猴从远离人类到不再怕人,当地上演了一幕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动人故事。

  云南省德宏州地处我国西南边陲,因极为丰富的动植物资源被誉为“中国的亚马逊”,这里栖息着我国境内菲氏叶猴最大种群。

  “来了!”“在那里,我看到了!”铜壁关自然保护区内,记者们架起相机对准山谷另一侧的丛林,几个轻巧的灰色身影在枝叶摇曳间倏忽掠过,惊喜的低呼不断响起,快门一阵噼啪。“‘菲菲’们很给面子嘛!”一旁的巡护员笑道。“菲菲”是当地民众给菲氏叶猴取的“爱称”,当毛色灰黑的母猴抱着金黄色的幼猴在视野中一闪而过,相隔数百米的村民只需一眼便能说出这家今年添了几个小崽。

  长焦镜头中菲氏叶猴灵动喜人,似乎毫不怕生,其实,菲氏叶猴与人类建立起某种信任关系经历了一段曲折过程。

  虽与川金丝猴同列国家I级保护动物,菲氏叶猴多年来如同隐士般鲜为人知。本区域种群的“首秀”是在生态摄影师郑山河的镜头下,2017年年末至次年年初,他十余次出入深山,菲氏叶猴才露出真容,由此进入公众视野。

  不过,这并不是它与人类的初次“亲近”,菲氏叶猴在当地老一辈村民口中,被称为司空见惯的“灰猴”。轩岗乡水井村村民杨开所告诉记者,自己幼时在山林间放牛,猴群常在旁嬉戏,伸树枝戏弄牛,离人不过2、3米。但而立之年回乡时,走遍熟悉的山路,却不见“灰猴”的踪影。当时不少村民以砍树、卖树和烧炭为生,栖息于密林之中的猴群无处藏身,自然离当地人越来越远。

  童年玩伴的离去让杨开所怅然若失,在山上种药材之余,他就四处找猴,还拉上了熟悉山中地形的老猎人。一个多月后,他们发现了“灰猴”的栖息地,还带着摄影师郑山河拍下了野外画面。经鉴定,它们就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菲氏叶猴,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的最大种群。

  去年9月起,杨开所与当地农户自发成立了芒市芒杏河自然生态保护协会,每月上山20余天,跟踪记录菲氏叶猴的行为特征,提供给云南省绿色发展基金会做研究资料。

  刚开始进山时,巡护员陈显和几乎见不到“猴影”,猴群中的哨兵看到生人早早发出了警告信号,猴子们一哄而散。两个月左右后,“菲菲”开始试探性地跑到他近前,再掉头跑开。陈显和知道,这是信任的开始。

  一次,山中的野狗狂吠着追着猴群跑,陈显和听到它们的叫声,明白这是害怕时才会发出的声音。他撵着野狗想赶开,但野狗并不怕人,仍环绕在猴群四周。这时,“菲菲”知道陈显和在保护它们,全都跑到他头顶的树上,不再四散奔逃。

  对杨开所来说,最惬意的事莫过于躺在浓密的绿荫下歇个午觉,有时他醒来将遮脸的草帽移开,会发现头顶的树杈中,一只“菲菲”也在安逸地打盹。

  有时,他与猴对坐吃野果,猴子吃完后会把果核扔向他作耍。被砸的杨开所反而挺乐呵,他觉得,幼年放牛时会跑到他头顶调皮地撒尿的伙伴又回来了。

  据介绍,铜壁关自然保护区的菲氏叶猴种群近两年观测到了至少35只幼崽。随着菲氏叶猴引起生物学界、野外摄影界的关注,不少从事农业、养殖业的农户获得了第二职业。“村里男人当‘猴导’,带着客人找猴、蹲守,妇女在家做好热腾腾的饭菜,骑着摩托送上山,”郑山河介绍道,“村民得到了实惠,就更加会用实际行动守护‘菲菲’。”

  与人类曾经“疏远”又逐渐走向相生相依的菲氏叶猴,未来是否能活跃在更多游客眼中?林业部保护司前副司长陈建伟对此表示,以保护区为中心建立景区易导致人为干预野生动物的食性,种群扩张速度加快,对种族长久发展未必有利。我们与“菲菲”的距离,或许停留在不远不近的距离刚好。

  此次全国媒体采访活动由云南省委宣传部、省委网信办、COP15云南省筹备办新闻宣传部联合组织开展,将聚焦云南生物多样性的世界级资源,向世界宣介好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云南。(海外网 扈嘉翼)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