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现代农装连亏五年已资不抵债拟借12亿元“续命”

发布日期:2021-11-22 22:34   来源:未知   阅读:

  周四,新三板昔日“定增王”现代农装(430010.OC)发布关联交易公告称,公司计划2018年从关联方和外部金融机构共获得一年期的12亿元借款,以保障公司正常运营。

  对于资不抵债、并且连续五年亏损的现代农装,12亿元借款和公司去年的营业成本相当,也许能起到续命的作用,但公司造血能力依然堪忧。由于行业竞争加剧、利润率收窄,政府补贴力度下降,公司扭亏压力巨大。

  记者了解到,作为中国农机院直属、科技水平领先的国有农机高新企业,现代农装迟迟没有一款创新产品推向市场。

  公司更大的压力来自从母公司中国农机院购入的诸多亏损资产。2016年以来,现代农装已经着手处置亏损严重的子公司,把洛阳中收、中机南方交给一拖集团托管,中机北方1元转让给母公司。不过,现代农装的投资者要挽回损失还有待公司更大力度的资产重组和扭亏措施。

  虽然曾经是新三板最耀眼的明星企业,IPO预期一度高涨,但是现代农装在2013年底pre-IPO最后一轮融资后突然“崩坏”。

  现代农装自2013年以来已经连续四个年度亏损。2017年中报显示,现代农装上半年继续亏损2800万元,归母净资产为约-6000万元。按照公司去年的营业成本计算,公司今年需要有12亿元入账才能覆盖成本,维持运营。

  周四,现代农装公告的12亿元一年期借款计划中,有3.55亿元是从外部金融机构取得,取得方式包括资产抵押、保理、票据质押、公司控股股东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中国农机院”)提供担保等。

  另外8.55亿元分别由关联公司国机财务公司授信2.5亿元,以及中国农机院委贷和直贷共6.05亿元。

  中国农机院是现代农装的最大股东,持股占67.9%,现代农装也是中国农机院直属的规模最大的农业机械装备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国机财务公司则是现代农装的实际控制人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机集团”)的子公司。

  根据公告,现代农装的借款计划已经通过了公司董事会,将提交今年2月9日的股东大会审议。

  公司表示,本次关联交易是为保证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所需的资金需求,是合理的、必要的……符合公司和全体股东利益,更好的保护了中小股东利益。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现代农装债务负担已经非常沉重。截至去年6月底,公司合并报表后的负债已经高达16.7亿元,其中绝大部分是流动负债,达到15.8亿元。巨大的债务负担下,公司去年上半年的财务费用高达2382万元。

  过去两年,中国农机院已经为现代农装及其子公司担保借款超过5亿元,其中相当一部分从今年2月起将陆续到期。如果继续借入巨额贷款,无疑将增加公司的财务负担。

  据悉,新增12亿贷款计划中,从外部金融机构借入的3.55亿元按照基准利率上浮不超过30%。其余从关联方融入的部分不仅要参考同期银行利率,也要考虑中国农机院自身的融资成本和相关税费。由于中国农机院为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现代农装还要承担额外担保费和风险费。

  以此计算,公司仅2018年新增的利息费用就在5000万元至6400万元之间,但公司账上只剩下6000多万元现金,并且还在继续亏损。

  此外,现代农装虽然仍有可供抵押的资产,但是有价值高达6600万元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已经用于质押贷款或保理。已经抵押出去的应收账款算是质量比较好的来自汽车配件业务的收入,全部都是公司子公司湖州安达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达汽配”)的应收账款。

  实际上,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中已经没有农业机械企业和地方农业局,全部都是上汽通用五菱汽车、上汽大众、大众一汽这样的汽车企业,安达汽配也是现代农装所有子公司中为数不多的盈利企业。

  记者了解到,在农业机械行业,应收账款水平通常较高,清收难度较大,农机生产销售企业十分依赖当地团队和农机站点督促客户付款。

  2016年,现代农装进行了大力度的应收账款清收和库存清理。公司应收账款从2015年底的6.2亿元大幅减少到2016年底的2.7亿元,存货也在一年之内从10.9亿元清理到3.6亿元。不过,如此大力清收下,公司获得回款相当有限,2016年增加的现金流净额只有8000多万元。

  而且,现代农装的不良资产尚未充分暴露,剩余应收账款还面临进一步核销。公司应收账款不仅计提比例大幅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而且较为集中、账龄较长。

  农机类上市公司有一拖股份(601038.SH)和新研股份(300159.SZ),其中一拖股份的账龄在一年内、一至两年、两年至三年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分别为3%、50%和100%,相比,现代农装计提比例分别只有1%、3%和10%,而且两年以上的应收账款达1亿元,约为总额的38%。

  2016年11月,现代农装就因为对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不充分、存货跌价准备计提不充分,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证监会认定公司信息披露违规,对公司责令整改,予以警告并处40万元罚款。

  拥有母公司中国农机院的支持和输血,现代农装尚能维持运营,但公司自身的造血能力仍然存疑。

  随着我国农业机械化普及,近年来,我国农业机械行业保持着持续快速增长,2017年1-11月,全国规模以上农机企业主营收入达3988亿元,同比增长6.8%,超过全国机械行业平均增速;实现利润223亿元,同比增长8.5%。

  不过,由于利润率逐渐压缩,农机企业纷纷感到行业的“寒冬”,去年亏损农机企业多达253家,同比增加24%,破产、转产、停产企业数量不断增加。

  作为科技领先、中国农机院直属的国有农机高新企业,现代农装面临着来自民营企业在低端产品的低价同质化竞争,高端产品又有来自德国、日本知名品牌的大举介入,现代农装的销售毛利率去年一度下滑到只有13%。

  与此同时,农机行业政策也有所调整,农机补贴大幅压缩,去年中央财政对农机购置补贴资金减少了51亿元。同时农机产品从“国二”标准提高到“国三”标准,老旧农业机械面临快速淘汰,企业技术创新的压力空前。

  接近公司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现代农装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现在没有一款能够推向市场的创新产品,按照农业机械较长的研发周期,公司能否及时挽回市场份额的不确定性较大。

  公司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近几年经营连续出现亏损,目前资产负债率高,资产结构失衡、制造能力薄弱、产品系列化不成熟、渠道建设不完善,加上国内农机行业增长趋势整体放缓,使得公司扭亏脱困,步入良性发展的难度增大。

  公司称,将依托中国农机院搭建的国家级研发平台,加强科研成果转化,着力打造一批高端农机拳头产品,承接并实施“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智能农机装备”项目,做到科研与产业良性互动。

  现代农装面临更大的问题则是沉重的历史包袱。2011年以来,公司从中国农机院收购了多家公司,包括6400多万元收购中机北方机械有限公司(下称“中机北方”),以及2.9亿元收购洛阳中收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洛阳中收”)。

  收购完成后,公司立刻陷入连年亏损。2016年公司的九家子公司中,只有安达汽配和中机华丰是盈利的。其中,中机南方、中机北方和中机美诺分别亏损1.4亿元、8000万元和3000万元。

  为了摆脱包袱,2016年现代农装剥离了洛阳中收,由国机集团下的中国一拖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一拖集团”)增资1.9亿元控股洛阳中收,另外把中机南方也交给一拖集团托管,有望在未来完成剥离。

  同时,现代农装将安达汽配从二级子公司提升为一级子公司,安达汽配2016年盈利6400万元,合并报表后对挂牌公司减亏贡献较大,不过也面临向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转型问题。

  去年10月,现代农装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通过议案,将中机北方股权以1元转让给中国农机院。转让前三方进行债权债务抵顶,即中机北方对现代农装的债务与现代农装对中国农机院的债务总计约4100万元抵消。

  经资产评估公司评估,中机北方截至评估基准日的净资产账面价值为约-1亿元,评估价值为约-6700万元。这样,公司将不必把中机北方纳入报表,但当年对中机北方的6400多万元投资款也全部打了水漂。

  2012年11月,现代农装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先后审议通过了18个月内在中小板上市的议案。随后,公司启动一轮pre-IPO融资,吸引了包括公司主办券商申银万国直投部门和证券业大佬阚治东旗下上海天一投资咨询发展有限公司等投资机构。

  该轮定增以8.1元发行价格募集了3.24亿元,创下新三板当时的募资金额之最。

  今年1月15日,新三板启动集合竞价交易,现代农装股价以1.01元价格成交,不过交易量只有280手,公司的定增投资者如果要挽回损失,仍有待更多资产重组计划和扭亏措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